未央阁里的猫

我的吴邪,从盗笔走到藏海花还有沙海,但他回过身来,还是我当年爱的那个少年。

漫长的告别[完结]

哇的一声哭出来

德哈研究中心:

标题:漫长的告别


 


配对:Draco/Harry


 


作者:Ara


 


级别:G


 


声明:我不拥有HarryPotter中所有的人物。


 




 


       Harry撞开门的那一刻,就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。他大步走进房间,起伏的胸口昭示着他的急切。NarcissaMalfoy的声音由远及近,但他充耳不闻。
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温暖而耀眼。他面前的男人转过身来,衬衫和马甲勾勒挺拔的身躯,臂弯间搭着刚脱下的巫师长袍。他看起来和当年一样英俊冷漠,灰蓝色的双眼一如既往闪动着嘲弄的目光。DracoMalfoy站在那里,神色平静。


    与他相比,衣着凌乱的Harry可以称得上狼狈。他扶了扶眼镜,试图遮住绿眼睛下的一片乌黑。
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会来?”Harry眯起眼睛问道。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是不意外。”DracoMalfoy笑了笑,他随手将袍子搭在椅背上,侧身对赶来的Malfoy夫人说道:“关上门吧,妈妈。我们需要一个谈话。”


    “Draco……”Narcissa一脸慌乱地倚在门上,发髻因为疾跑而松散开,金色的碎发滑落脸颊。她捂住胸口,神色无助:“我只剩下你了,求求你……别让我再失去一次。”


    “不会的,Malfoy夫人。”Harry绷紧下颌,他盯着金发男人,握紧手中的魔杖,“我还不至于毁掉一切。”


    “也差不了多少。”Draco挑起眉毛,他给了他母亲一个安慰的微笑,看着她整理妆容,关上大门。他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的黑发巫师,伸手示意他坐下:“自己找把椅子,我可没法招待你。”
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招待我,我也不会过来了。”Harry粗鲁地拽过一把椅子摆在Draco的面前,木椅在地板上擦出重重钝响,刺耳的噪音让Draco忍不住皱起眉头。他最终选择无视Harry的无理,让自己靠在书桌边,正对着来客。


       Draco打了个响指,一张小方桌出现在Harry的手边,下午茶托盘上是热腾腾的红茶和小点心。“来点红茶?”Draco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挽手做一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
       Harry的视线没有离开过男人,他上下打量着Draco,唯恐男人下一刻就消失了。“茶。”Draco坚持着,直到Harry不得不妥协,呷了一口热茶。


    温热的液体从他的喉道滑过,Harry放下茶杯时却犹豫了。他的怒气和冲动仿佛随着红茶流回了胃里,怒火褪去后的慌乱和无措暴露无遗。他不知该如何开口,只好低头再拿起茶杯。


    男人和Harry上次见到的毫无差别,但他知道,Draco Malfoy变了。他的拇指摩挲着杯沿,温度从指尖传来,茶叶的芳香还萦绕在鼻间。Draco没有打破他的沉默,他安静地看着不请自来的男人。


    “我是来归还魔杖的。”良久,Harry说道,他从长袍内侧抽出一根魔杖搁在方桌上,山楂木,独角兽毛,十英寸。
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Draco立刻说道,他挺直了背,坐回书桌后柔软的扶手椅。“它已经不属于我了,”他低头看向自己的书桌,拨弄着来回滚动的笔杆,“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你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。”


    “我没有夺走它。”他反驳道,“是你把它给我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Draco挑眉看向他,忽然笑起来。


    “我给了你?Potter,是谁给你的大脑施了一个混淆咒,让你觉得我在地牢里双手奉上了我自己的魔杖?还是说你觉得在有求必应屋里对你放的不是厉火而是一场烟花表演?你从我手中夺走了我的魔杖,Potter,它现在不听我的话,那我也用不着它了。”


    “但是它应该是你的。”Harry坚持道。


        Draco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他双手抱臂,眉毛挑得高高的,仿佛对Harry手中的东西不屑一顾:“证明它。”


     “从这里逃走的时候,我从你手上拿走了三根魔杖,Bellatrix的,Worm Tail的,你的。”Harry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说道,“Mione无法用好Bellatrix的魔杖,不仅因为魔杖不适合她,也因为她没有通过打败魔杖的原主人而获得它;Ron能用Worm Tail的魔杖,是因为他制服了Worm Tail,让他放弃了自己的魔杖;而我能用你的魔杖,Draco,不是因为我从你手中夺走了它,而是你主动将它递给了我。”


    “你用了冥想盆?”Draco忽然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 Harry点点头。


    “难怪。”Draco冷笑一声,“也只有Dumbledore才会死后也不消停。”


    “不是他告诉我的。”Harry出口反驳,“前段时间Mione想处理掉Bellatrix的魔杖,但是它根本不听使唤,她才想起是我从你手中夺走的魔杖——她觉得我有可能是Bellatrix魔杖的新主人。”


    “但实际上,我不是。我也不是WormTail魔杖的新主人。我只是你的魔杖的新主人。Draco,是你给了我使用它的权利。”Harry看向面前金发的巫师,男人回避了他的视线。


    “那你该对我感恩戴德,Potter。”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
       Draco仿佛被噎住了,表情就像吞了一桶鼻涕虫。他敲了敲桌面,不情不愿地开口:“把魔杖放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
    “但你还欠我一个答案。”Harry说道,他双腿交叠,目光始终停留在眼前不耐烦的男人身上,“为什么帮我们?”


    阳光穿透玻璃,在地板上反射出刺眼的光斑让Harry看不清他的表情,他听见Draco Malfoy嗤笑一声,轻蔑地问道:“帮助?不好意思,我从未打算和纯血叛徒、泥巴种和凤凰社为伍。”


    “可是你想让我赢……不是吗?”


    “我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把我的魔杖借给你用,但这不代表我希望帮助你成为世人爱戴的救世主。我对你在这种时候来我家炫耀你的战绩而感到难堪——你为什么不去对角巷接受别人的赞美呢?在我这里你只能得到嘲讽。”


    “事实上,我也不明白。但如果按照你的说辞,要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一个战犯对我的帮助——”Draco听见“战犯”的时候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,Harry咬牙,继续说道,“恐怕我也做不到。告诉我,为什么帮我?”


    “这不关你的事。”他生硬地避开了Harry的提问,“我累了,请你出去吧。”


    “我可不觉得你会累。”Harry站起身,穿过那片阳光走到他面前,“我必须要得到一个回答。”


    “恐怕要让你失望了。”Draco低下头,朝身边走了一步。Harry抽出魔杖指着他,“如果你想逃的话,我就炸了这个庄园。”
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
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现在是救世主。”他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,“我做什么有人会反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Draco瞪大眼睛,他似乎从未见过Harry对他如此冷酷的一面。他喉头滚动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我没有什么好说的,这只是一个巧合。”


    “巧合不足以让你听到长老魔杖的真相。”Harry立刻戳穿了他的伪装,“我找过Albus,你知道画像从来不能撒谎。”


    “那你也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。”Draco回击道,“我从老蜜蜂那里得知了长老魔杖的继承方式,然后把它传给了你。”
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他举起的魔杖抬高了点,正对着Draco,他压抑着暴动的情绪,说道,“那只是Albus的说法,但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

    “这与你无关。”Draco移开了与他对视目光,阳光洒在他浅色的睫毛上,遮住了银灰双眼中的神情。


    “这怎么和我无关?!”Harry感到胃里开始有一股火焰在升腾,愤怒在他的血管里流淌,血液冲刷着他的鼓膜,让他的太阳穴突突跳动。“你在我被抓住的时候拒绝认出我,还把你的魔杖交给我使用,甚至让出了长老魔杖,巧合?会有如此微妙的巧合吗?这种敷衍对你,对我都是一种侮辱。如果你不回答我,Malfoy,我会一辈子寝食难安。”


    “那你想听到怎样的回答?”他反问道,“是因为我被你的善良和伟大感动了,决定帮助你战胜黑魔王吗?”


    “Damn!”Harry忍不住咒骂出声,他用力朝墙壁上踢了一脚,魔杖在空中挥舞,杖尖冒出噼里啪啦的火星。


        Draco故作镇定地看着他犹如困兽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把头发弄得一团糟。他看得出这折磨了Harry很久,但他拒绝说出真相。


    阳光在地板上慢慢爬行,直到攀上了墙角。Harry缩在宽大的座椅之中,看起来比来时更加憔悴。他的茶早就凉了,但是没有人为他续杯。DracoMalfoy只是站在那里,背挺得如同标杆一般直。
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,Malfoy,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他闭上了干涩的双眼,阳光早已消散,但那些轻浮的光斑依旧占据着他的视野,酸痛让他忍不住想要流泪。


    没有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 Harry把脸埋进了掌心。他深深呼出一口气,顿觉疲惫:“如果这是你报复我的方式,恭喜你,你做到了。是我欠你一份人情,而我永远也还不了了。”
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过回报——”


    “但是你在折磨我,而我毫无还手之力。”他苦笑道,“自从我和Albus的谈话之后,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。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不喜欢我,原来你对我的厌恶超出了我的想象。”


    “我从未恨过你。”Draco低声说道,“我只是不希望在你面前示弱……Potter,你不该来的。”
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我都将得到惩罚。”Harry站起身,摇摇晃晃地走到他面前,“做的好极了,你满意吗?”


    “这不该是惩罚。”Draco躲避着他的视线,“你不该因此受到良心的折磨。”


    “但我会一直活在对你的愧疚里。”他轻声说道,“再见,Draco。”他神色平静地转身朝大门走去,背影淹没在黑暗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 Draco看着他走远,忍不住开口道。


    “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停下了脚步。


    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温柔地洒满房间。轻柔的风从窗外徐徐吹来,仿佛情人的细语。Harry不用转身就知道,那些残留的晚霞会笼罩着Draco的身影,给他披上薄纱,如同干涸的血迹。
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在脑海里描画Draco的脸。那么清晰,栩栩如生。


    身后的霞光让Harry浸在黑暗之中,寒意从他心底涌起,缓缓侵蚀他的每一寸肌理。


    他等这句话太久了。


    以至于听到都仿佛是幻觉。


    “我该走了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故作平静地说道。
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
        Draco礼貌的道别击溃了他最后一道防线。他转过身大步朝男人走去,却在Draco面前堪堪停住。他想要伸手去抚摸Draco的脸,但指尖停留在最后一刻。


    他的手最终还是扶住了墙。


    泪水从眼底涌了上来,他用力眨眼,试图将眼泪逼回去。朦胧中他看见Draco的身影,就像之前无数个午夜梦回中一样熟悉。


        Harry扶着墙壁,头也抵在上面,身体缓缓下滑。哽咽声终于从他的呼吸里逃脱,消散在空气中。


        Draco Malfoy低下头,忍不住伸手印上Harry的手掌。他温柔地看着无助哭泣的巫师,无奈地说道。


    “别哭了,疤头。”




    “我的画布要被你哭湿了。”




-END-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一发完结,憋了两个月只有不到4000字好悲伤。


中秋快乐

评论

热度(381)